十分鐘就能從公路登上一座百岳級高山,春天有高山杜鵑、夏天有台灣百合、秋天有金黃箭竹、冬天有銀白瑞雪,這麼美麗又容易親近的高山是大自然賦予台灣人的禮物,這裡就是合歡山。    

         

    合歡山山區歸屬於太魯閣國家公園, 

     

    其間中橫公路、霧社支線道路循大禹嶺蜿蜒於山腰而行經清境農場至霧社,猶如一條腰帶繄在合歡山山腰上,公路迂迴蜿蜒,蔚為台灣最高也是最美的公路之所在。  

    

    雖然合歡主峰算是很簡單的百岳,但對我來說當然是意義非凡,第一座百岳,而且後來一直到山頂,我都還能生龍活虎的,在3400公尺 高的山上還可以呼吸順暢自然QQ

      

初登百岳,總是會像頑童一般,對於高山的一切,宛如手心捧滿糖,急促的塞滿鼓鼓的腮幫,一點兒都不想淺嚐。即使現在已下山,對於高山,仍然無法遺忘,我知道這是個開始,我將踏向百岳的彼端。

          

       合歡山位於南投縣仁愛鄉,位於中央山脈北二段和北三段的轉折處,中央山脈在奇萊山地段,山勢以一個閃電形狀轉折再接畢祿山往北接北二段,這個閃電形的轉折山脈就是合歡山。
       

       合歡主峰有兩個登山口,一處在武嶺停車場旁,一處在武嶺往清境方向約500公尺 處(即舊滑訓中心),有一水泥路可直上合峰主峰,但把路直接開到山頂,實在是離譜,一般的廟宇為何都設有階梯,那是一種朝拜的設計,讓人學習謙卑,而山之壯闊又豈止廟堂可與之比擬,既是如此,大山之所在,便是大地守護之神的化身,怎當不恭敬謙卑呢?

    因為接了公司的員工旅遊,又是總領隊,所以有幸讓我登上了這座人生第一座百岳上,大四那一年到合歡山只到昆陽而已,因為那天下起了雪沿途交通管制,所以並沒有攻頂。

    不是登山的常客恐怕都不知道,平易近人的合歡山就有五座百岳,分別是合歡主峰、東峰、北山、西峰及石門山,其中以石門山最好走穿高跟鞋也可以爬,從公路停車走到三角點只要十分鐘,合歡西峰最遠,從小風口停車場開始,步程來回超過10個小時,

        

    這些百岳級高山除了合歡西峰,其他四座百岳都可以在貫穿合歡山區的公路欣賞到,登山口也羅列在公路上。
      

    武嶺( 3275M )~是台灣公路的最高點,每年合歡山降雪時這裡總是人滿為患,車輛多到動彈不得,有時方便真的會造成隨便,隨便就形成對大地的濫觴。由於中橫公路霧社支線的開通,車子即能抵達3千公尺 之巔,得以領略於大山之壯闊及雲海之萬千,但往往只要對人的方便,對其它的一切就會是傷害了。

    從埔里的台14甲 線公路上山,過了清境後路沿著翠綠箭竹草坡上行,到了武嶺停車場,這裡是台14甲 公路的最高點,車必須停這裡,合歡主峰登山口的入口,要再回頭步行下山約一百公尺,右方有一個柵欄的水泥路就是上山的路,從這裡開始上山,大約只要60分鐘就可以登頂,合歡主峰的步道是合歡山中最平坦的,全程都是水泥鋪面,很適合體力比較不好的人走走而且腳踏車也可以上山,下面那張照片靠左的是南湖大山,右邊尖尖的就是中央尖山喔XD(自南湖北山起至中央尖山這段,就是著名的中央山脈北一段)   

   

    路開得平緩,沿途回望可以看到埔里地區的山峰層巒疊嶂。合歡主峰海拔3417公尺 ,山頂展望很好。往東北望下去,合歡山莊像個小玩具躺在山谷中,

    

 山莊上方一座尖尖的小山頭是合歡尖山(注意--他不是百岳喔),再上一層兩個山頭,右邊的是百岳石門山,再往上一層稜線有一大座龐大的箭竹鋪面山頭,就是北合歡山,右邊的山肩上還有一個白色亮點是微波反射板,這是北合歡山的註冊商標。

   此次山行,不再只是旅者,而是要看山也要看人,過去是被人照顧,這次是要照顧人。人看山、山看人、人看人,人看山高大包容,山看人渺小自大,人看人比高比低比大小,看來看去還是看山好....

    合歡群峰雖易於親近,但仍不可大意,由於山區週邊有三大河流圍繞,水氣旺盛,山勢均為草坡地形,須注意防風、防曬及保暖(由其頭部),以避免產生高山症狀。

    該如何形容這裡美呢?美麗的大草原,圓潤的山頭,賞雪滑雪的勝地,台灣最美的公路,這些都是,合歡山光聽這個名稱就可以感覺是一處可以讓人歡喜之地,而合歡山確實是一處這樣的地方。

    合歡群峰確實是如此的和謁可親,但各峰仍各異其趣,合歡主峰~陽光配合著偶而的迷霧一路上空氣裡飄散著清新,讓人舒爽無比。東峰~雖一路陡上,但卻最能讓人感到苦盡甘來,下山時撥雲見晴讓人猶如發現新大陸,北方石門、北峰一線拉開了山的視野景界,


   

    合歡尖~雖較各山峰為低,但因位居中心猶如帝王般之位置,如同君臨天下般地可檢閱群山容顏。石門山~陽光灑滿整遍山頭染成了金黃色山坡。北峰~草原連綿壯麗,猶如塞外大漠,讓人馳乘讓人奔放。

     

人生中的第一座百岳對我來說不只是一段回憶而己,更是一段生命的記錄軌跡,我總把它當作一位很不容易相見的朋友般看待,要相見總也許又是在那多年以後,相見後的離別總是有些許的不捨,不捨的也許不是山的容顏,而是歲月流逝,再回到此地時,歲月的容顏又是過了幾個秋呢?

雖然爬山是個自虐性質相當高的運動,就是要把自己累到爆、累到失魂之後,每每看到震撼人心的美景,才能將這難得的景色緊緊烙印在心中。雖然每次在爬的時候都累到幹聲四起,但站上山頂的那一刻,剛剛的疲累通通都消失不見了

    而爬山的過程中即使 99% 都是辛苦的,但那 1% 的美好會在下山之後不斷放大,終於成為下次的再訪。事實上每一次上山,我都能察覺心理的某個沉重枷鎖正隨著步伐前進逐漸的鬆開,但在此同時也會發現這些卸下了的枷鎖,自己竟是無能辨識的,總之就是帶著一種告解過後的舒暢、謙卑的下山。而後過了一段時間,當自己再度累積許多不知該如何面對的心情時,又會油然升起向山歸去的渴望。

熱愛旅行的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