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時間:200874日 至200876日 (共計22夜)

2、成員:我、阿源、Mouse、小山

3、路程:

   (1)    0天:新竹-台北-宜蘭羅東夜市-武陵農場-登山口-七卡山莊  

   (2)    1天:七卡山莊-哭坡-雪山東峰-三六九山莊-黑森林-圈谷-雪山主峰-三六九山莊 

    (3)  第2天:三六九山莊-雪山東峰-哭坡-七卡山莊-登山口-雪霸國家公園武陵遊客中心辦登頂證明-南山(加油、買茶葉蛋、買高麗菜)-宜蘭三星(吃蔥油餅)-台北-新竹

4、里程:登山口至主峰共10.97公里  兩天合計走了21公里左右的路程

5、費用:1100元(車錢、公糧、行政規費、登頂証明書),沿途美景的感動----無價。

工作滿一年了,想要用什麼來紀念這一年來的點點滴滴呢!想了又想「上雪山吧!」雖然這只是我常常想要做的一件事情,但是也只是說說而已!

而在200875日這天我做到了!靠著自己的一雙腳一步一步的朝著雪山主峰往上爬,用最原始的方式,找尋最真實的感動。

    不知道是什麼莫名其妙的原因,讓我一頭栽進去爬高山的世界,每次爬山總是讓人又愛又恨,但是他就是有這樣的「魔咒」,雖然讓人爬的時候滿肚子○○※※,但是下次又笨笨的上山了。

    想一睹雪山的容顏,圈谷的壯闊以及謎樣般的黑森林的念頭已經在我心裡好久了!因為每當天氣晴朗,從公司9樓望向窗外,即可遙望遠方大小霸尖山至雪山的聖稜線,想像著自己踏足其上,似乎美麗的世界就在我眼前展開。

   

    雪山—那台灣次高的視野。過去不管去過幾次觀霧森林遊樂區,也必定要觀仰朝聖那遙遠的雪霸聖稜線。尤其,在工作屆滿一年之餘我踏上雪上的路途,期許自己在未來的路途上,更加順利,所以有的困難都能迎刃而解

三月的司界蘭溪,已有涉渡的人

 

雪溶後柔軟的泥土 召來第一批遠方的登山客

 

浪子麻沁 該做嚮導了

 

該去磨亮他尺長的蕃刀了

 

該去挽盤他苧麻的繩索了

 

該聽見麻沁踏在石板上的勻稱的腳步聲了……

 

~鄭愁予 雪山輯之二~ 

    1960年代上雪山走的是從環山部落的志佳陽線,(下面照片中的山就是志佳陽大山)

     

當時得涉渡越過危險的司界蘭溪,更遠之前的日據時代,則取道北邊的七家灣溪,這些舊山徑雖讓登山客們攀登雪山更加耗時費力,但走在其中,隨地拾起詩人遺落的稿句,想必旅程顯得優雅許多。

或許是詩人寫下的浪漫引導我走向雪山,更是30年代鹿野忠雄的圈谷調查,加深我的登頂決心,也是那條關於泰雅傳說的聖稜線,讓我起身尋找雪山之於我的意義。或者還是電視劇「聖稜的星光」裡,每個人都不斷被檢視、被考驗....,尋找再出發的勇氣!這樣的勇氣需要我用雙腳一步一步去實踐去完成!

1927年,日本台灣山嶽會總幹事沼井鐵太郎在首次攀登大霸尖山後發表一篇文章裡描述到:「這神聖的稜線啊! 誰能真正完成大霸尖山至雪山的縱走,戴上勝利的榮冠,敘說首次完成縱走的真與美?從此登山界就把雪山至大霸的主脊連峰稱為「聖稜線」!

以前常聽人家說聖稜線、聖稜線,如今站在雪山頂,望著如此渾然天成的山脈,不自覺驚嘆於大自然造物之神奇。

猙獰的北稜角岩壁

原始的森林

崢嶸巉岩,

還有那怵目驚心的素密達斷崖和懸岩四壁的世紀奇峰-大霸尖山。(以下這張照片,謝謝小柏的提供,這是他們上次去爬雪主時清晨站在主峰頂所拍攝的,封山四年的大霸線將於今年20089月再度開放,如果今年夏天颱風沒有將林道再度崩塌,希望到時候能有機會一賭他的真面目。)

(雖然登頂時候雲霧來了時而見時而不見但是我還是很滿足!)

由於我們提早到,看完登山宣導影片登山口的替代役服勤人員就讓我們上山了。

所以第一晚我們就提早到七卡山莊休息。還好還有足夠空間讓我們休息不然真的要搭帳篷睡在營地了。

由登山口到七卡山莊的2公里路程,主要是石板或木頭階梯狀的步道,比較好走。揹著重重的大背包,踏踩石階步道,一步步緩慢前進,速度放慢,穩步前行,剛開始還能適應重裝踏行。(以下這張地圖取自聽看雪山一書)

或許是海拔還不高,沿途的景致與郊山的差異並不大,主要的植物有台灣赤楊、台灣二葉松、雲杉等。

不久,石階步道變為泥土路,沿途鋪有寬長的木板工法階梯,每隔一百公尺 都有路標,路況良好。途中出現了志佳陽杜鵑花,可惜季節不對,僅剩綠叢小葉含嬌而已。

1K處,經過第一觀景台,但被林木遮蔽,展望反不如登山口;過1.7K時,才從林間空曠處又望見南湖大山及中央尖山。中央尖山如金字塔般地雄峙於中央山脈,氣勢極雄偉。

(這些沿途景象都是下山時所看見的,所以別問我怎麼夜晚還看的那麼清楚哈哈)

而這一段路程大約花費一小時所以我們到達時間約為七月五日 凌晨1230分左右,我也順利地跟著隊友一起走到七卡山莊休息為明天的體力去做儲備。

晚上很黑,走在步道上沒什麼視野展望,抬頭仰望只有大熊星座及小熊星座和獵戶座的腰帶及那美麗的銀河伴著我們,仰觀夜空數不盡的星星,感動之餘,也感受到人類的渺小,怎能不抱持著一顆謙敬的心面對人生呢?下山天氣好再好好拍吧,以上幾張都是下山路途補拍的

休息了一個晚上隔天的重頭戲來了,75日上午610分我們一行四個人從七卡山莊正式出發,因為是接者步道2K~4K是陡上碎石坡步道,之字形的山徑微陡,雖有高大的松樹遮蔭,但行來仍是辛苦,視線穿透松林間隙,依稀可見高聳山峰輪廓,待穿出樹林,南湖大山如帝王般坐鎮於東北方

而中央尖山與無名山一線排開,

壯盛山容豁然映入眼簾。當小之字形步道行畢,步上淺草坡,已可清晰眺望到桃山,

而我也開始遇到撞牆期,步履蹣跚了起來,離前方隊友的距離也越來越遠,然而我的照片中已經透了些許疲勞的表情(我的影子好像硬生生的被釘在地上一點也不想動,但或許辦公室坐久了,運動量不足吧!)不過這或許只是開胃菜之ㄧ,

真正的大餐在圈谷上主峰那段路程,因為我只能說相當的難爬,至於怎麼難爬,用自己的雙腳去體會吧。再努力爬上淺草坡平台後,景緻丕變,眼前出現一條直線陡坡直上山巔,這就是震撼山友的「哭坡」。「哭坡」這種名字,很明顯地不是什麼讓你開開心心健行的好地方。瞭望台旁邊的告示牌說,此段路不好爬 (大概有讓人爬到欲哭無淚之潛力),但是「只要有充足的體力,爬完它沒問題」(啊好,這是什麼廢話?)

我往上看去,曲曲折折的,有著石頭的路,往那遠遠的,高高的山頭望去,爬上哭坡前,在樹叢旁坐下來休息,登上觀景台,清風徐來,心曠神怡,武陵農場,好似就在腳下;

盡情休息後,頓覺神清氣爽,再起步過了哭坡,反而漸入佳境,經二段上、下坡,輕鬆登上雪山東峰。(過了哭坡就進入3000公尺的世界)

不過在上哭坡前我也期許自己不要在半路上飆起淚大怨自己來走雪山(我真的差點飆淚出來,地點就發生在登頂前的1K)

而哭坡旁圓弧形凹陷處就是「雪蝕斗」地形;雪蝕斗不是冰河造成,雪蝕斗是冬季短暫積雪長期反覆侵蝕而成,雪蝕斗是形成冰斗的最初階段,如果冬季短暫積雪變成長年不化的積雪,甚至出現冰河,冰斗就要開始形成了。

20分鐘後我走完哭坡(哈哈  哭坡不哭),接著我踏著穩健的步伐,輕鬆地步上雪山東峰。

雪山東峰,海拔3150公尺 ,一般地圖標示為3201公尺,名列台灣百岳第73名。

雪山東峰位於雪山東稜的最外側,所以視野極為開闊,有360度的環繞展望。雪山東峰也是繼合歡山主峰之後,我人生中第二座百岳。

立於雪山東峰頂上,向西望可見不遠處山腰上的三六九山莊,(遠方V字型的碎石並非崩塌壁,而是冰河所留下來的傑作,稱為懸掛式冰斗) 

以及密林之後雄偉鵠立的北稜角、雪山主峰,

東眺中央山脈的北一、北二至南三段,

向南望白姑大山、玉山群峰,均歷歷在目,

另北邊的武陵四秀,除了喀拉業山隱在稜線之後,

其餘如滿佈皺摺的品田山、池有山、秀氣的桃山,則只隔著七家灣溪,遙相呼應。

      

前方遠處一字排開的是台灣屋脊中央山脈的幾座百岳名山(下圖由左而右分別為  審馬陣山、南湖主峰、中央尖山、中央尖山西峰)

(下圖由左而右分別為 甘藷山、無名山、閂山、鈴鳴、畢祿和鋸齒連峰)

後面則是崇峻秀逸的「武陵四秀」(品田山、池有山、桃山和喀拉業山)真是美呆了!無法形容可以在如此的地方,將群山盡收眼底這種感受!要得到這種幸福,可是要付出小小代價的...........那就是用自己的雙腳一步一步的往上走

    四秀之一的品田山,中海拔3524公尺,    

   

 斷崖絕壁上的褶皺紋路,正是數百萬年前台灣造山運動推擠下的遺跡。

以前只能在課本上看到,如今卻是這麼近距離的望著他,我只能說造物主真是太神奇了。更可以體會大文豪蘇東坡在前赤壁賦所說「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我與子之所共適」。

此時,雪山主峰已在遠處向我招呼。最左邊、是雪山主峰(3886m),那片往右下的斜坡就是圈谷。四個山頭最右邊的是甘木林山(3666m(原名Bunnof 本諾夫山,3666公尺,也稱馬特蘭山,舊測3690公尺,三六九山莊名稱由來)

甘木林山下面是黑森林,黑森林再往下,可看到之字型的路逕,路徑底即是三六九山莊。而從東峰到369山莊大約1小時的腳程(369不久)。(這段路程平緩好走沒有什麼陡上坡,沿途相伴的就是聖稜O線的群山,不過由於都是碎石子,走起來要小心以免跌倒。)

離開東峰,先經其下的直昇機停機坪,

再穿過一片冷杉林,踩在稜線上順著山勢緩緩下降,不旋踵即抵下榻處。上午約10點左右我們抵達369山莊在這裡稍做休息

    吃完午餐補充體力,約11點左右向主峰出發。(這次先主峰吧,下次有機會再去走北峰。)

    由369山莊上行0.7K即為黑森林入口,又是一片不知該如何形容的絕美冷杉林!在這裡,喘息是福氣,毛孔及五臟六腑吐納的是再清新不過的空氣與芬多精。

走在黑森林裡只能苦中作樂,想像著哪裡有七矮人和白雪公主或是有巫婆的毒蘋果哈哈。

沿著之字型山路攀上長滿玉山箭竹的山坡,越過坡頂的白木林後,便進入了「黑森林」的範圍。

黑森林是對這一帶的冷杉林的總稱,這是一片年代久遠、茂密高大、樹種單一的冷杉森林,因為陽光較難穿透到地面,陰天的日子,林中景色也幽暗如傍晚,太陽落山後,更是漆黑一片。

 

「黑森林」是台灣少數僅存的原始高山冷杉純林,而且有點與別不同:一般山區的冷杉林,地面植被均是茂密的玉山箭竹,雪山主峰一帶降雪量高,積雪期長,冷杉林內積雪經常厚至1公尺多,甚至2公尺,能夠在林下地面生長的,只有苔癬類植物。覆蓋厚厚一層綠苔的地面,感覺很柔軟舒服,但沒有其他別的植物,又顯得十分冷清,加上幽暗的環境,倍覺淒冷陰森。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反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步入黑森林,忽然想起王維的輞川詩句,森林內的路徑彎曲起落,拍張照片,或腳步稍一放鬆,走在前面的隊友便不見影蹤,真個只聞人語不見人。

林中的路跡,很多時不大清晰,甚至支路紛陳,不熟悉路線的人,在白天亂闖,也很容易迷失;夜行登頂,穿越漆黑一片的黑森林時,更容易迷路。

約中午1205分,到達了一大片碎石坡前這裡距離登山口8.6K,碎石帶從山上一直伸延到谷底,就像一條石的河溪,這種地形稱為「石河」或「石瀑」。而「石河」、「石瀑」之名,雖有同曲異工之妙,但似乎以後者更為傳神,皆因河床澗道,傾斜則成瀑。

雪山圈谷位於9.8K的解說牌處。與雪山主峰面對面相遇,偌大的圈谷只有我們四個人。

日據時代日本學者鹿野忠雄最早在雪山發現冰河遺跡,共記錄了34處圈谷,雪山成為是台灣冰河遺跡最多的地方,可說是台灣冰河的故鄉。而我眼前的這個圈谷,稱為「雪山一號冰斗」,是台灣最大、最完整的冰斗地形。

 

圈谷除了玉山杜鵑、玉山小蘗之外,還有玉山圓柏的蹤跡。玉山圓柏為適應圈谷裡天寒地凍的惡劣氣候,高大的樹形已演化成為像杜鵑花叢般的嬌小低矮。玉山圓柏,低頭,卻不屈服,展現了堅毅的生命力,令人動容,這也彷彿跟我說在工作上要「彎腰、低頭,但卻不屈服」的處世態度。其以踞傲之姿聳立千年,看盡多少紅塵舊夢,多少神話傳說也隨之煙消雲散又風起雲湧,引人遐思。

而行前功課裡,看最多的就是一號圈谷照片了,它有著希臘劇場看台的弧度,像是被大冰淇淋挖子給挖去了一角,而扮演這隻冰淇淋挖子的鬼斧神工,不是別的,卻是台灣極少見的雪。碗似的冰河遺跡,訴說大自然的歷史故事。

我的雪山聖陵圓夢之行,也只剩下最後階段了— 圈谷之上的雪山主峰(這一段路也是讓我最想放棄的一段路,路陡又是碎石坡再加上爬的上氣不接下氣,體力用完了靠耐力而耐力沒了用意志力去撐吧)

「主峰就在前面囉!」,這1K,走走停停也是個把小時;隨高度爬升,忙著抓光線照相,碗底與碗邊的風景又不一樣,看到這片白木林表示登頂在即,我幾乎懷疑視線之外,樹枝其實活靈活現張牙舞爪的,待目光聚焦,他們才123木頭人的定格!

在圈谷的邊上,兩株已枯白的圓柏,斜對地在嶙峋山石下,像在對唱著什麼戲……斷斷續續,百年千年,沒完沒了的……唱著。圈谷是個風雨儘管來去的地方,從圈谷到登頂已不只一次見到風雲從谷底幻變起,這裡的雲,做態多些;這裡的風,歌也唱的高吭些;這裡的玉山圓柏,在風雲的襲擾下,就不能不多低頭了。圈谷底部至雪山這段上坡,雖然只有1K,但是沿途海拔從3600多到將近海拔3900公尺,氧氣含量稀薄,特別容易喘吁吁。不過在美景陪伴下,順著自己的步伐節奏。一步一步~~~我也即將到了登頂最後的這一刻。(我只能說得來不易)

   

   (然而登頂前我已經快撐不住了,然而這段一公里的路真的是靠意志力在支撐,走三步就得休息,根本就想放棄不爬了,一路走來我真的要謝謝阿源的鼓勵,「不是一直說要爬雪山嗎?既然來了就把它走完吧!還剩下一點路就要到了!」就是這句「不是一值說要爬雪山嗎?」讓我像蝸牛一樣一步一步往上爬。因為他的鼓勵加油,讓我可以真的慢慢的往上爬,直到登頂。)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陽光靜靜看著它的,小小的天有大大的夢想,重重的殼裹著輕輕的仰望,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在最高點乘著葉片往前飛,小小的天流過的淚和汗,總有一天我有屬於我的天……

    

    下午兩點左右,我登頂了,我終於登頂了這兒就是聖稜線的終點,亦是另一個0K的起點。站在這裡我也可以明白在〈聖稜的星空〉中那一段話:「生命到底有沒有意義?原來我該問自己的是,該如何給生命意義?」在這條10公里的登山道路上,我再次體會到人生美好的意義。

傳說,站在聖稜線上你只要對著大霸尖山呼喊心愛人的名字,你的愛情就會開花結果...」站在雪山山頂上,我想起「聖稜的星光」裡阿郎哥對著阿星與阿光說的那句話,電視劇裡,每個人都在尋找留在山裡的意義,而我呢?雪山之於我的意義,又是什麼!望著這條聖稜線,或許忘掉3886的一等三角點,我的登山之路會變的更寬廣。

 230分我們離開了雪山主峰,回頭再見雪山主峰,那山頭深邃的綠,天空交織著一抹湛藍與變化莫測的白雲,已深深烙印我心頭,其雄渾壯碩屹立不搖之身,不禁讓人讚嘆自然造化的神奇。

雪山主峰是聖稜線的終點也是另一個OK的起點,我從未曾想一親聖稜的芳澤,我也自認卑微不足斗敢挑戰,在登山的過程中,能站在雪山頂望著聖稜,我已心滿意足,即便有一天只多走一段北稜角,也增添內心雀躍。或許,美麗、壯闊等形容詞都無法完整的描述聖稜線,唯有親自走過才能真正體驗聖稜的難忘與絕美,(這次上雪山就遇到一隊共三人,因為要學術考察,走完聖稜線全程,真的非常的佩服!)

   聖稜線是一條由雪山東峰(3202M)、主峰(3886M)、北峰(3703M)以及七座海拔逾3300公尺 的山峰所組成的一條穿天長廊(台灣最高隆起準平原侵蝕面,HP

   

除了怵目驚心的品田(3524M)、素密達(3617M)斷崖,岩刃千里的穆特勒布(3626M)與險峻的北稜角(3882M)

還有莫名其妙就經過的布秀蘭(3438M)

與凱蘭特昆山(3731M)

用神聖來形容這一條美麗的天際線,或許不能找出當初沼井鐵太郎的心情。但是,當我真正完成雪山之行後,卻好像有點懂得與大山對話,用畫面敘說這次完成的真與美。 在下主峰的路途上大夥的話不多,因為我們正在欣賞雪山,雪山圈谷,及北峰的美,所謂無聲勝有聲,這裡的美景不禁讓我們的相機多卡咂了好幾聲,好想留住這裡的美,但只盼時光在此能多作停留

, , ,

熱愛旅行的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