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古都更顯高雅氣度,於是上天在古都各街道上佈滿櫻花;為了讓古都的天空更加湛藍,於是上天讓春開的櫻花更加火紅。為了讓古都的空氣更加清新,於是上天讓綻放的櫻花散發陣陣花香。

    

    出了機場,搭上遊覽車一路從大阪飛奔至京都;途中綠綠的山頭,讓初踏上關西領土的我們,絲毫不覺搭車的勞苦。75分鐘的時間,城市間的移動,彷彿從喧鬧到達另一個靜謐的空間。

    一路上車子在名神高速公路(名古屋至神戶)前進,日本的交通建設最有名的就是鐵路與高速公路,日本高速公路其中一樣特色就是收費站的制度。

   

    日本的收費站與台灣不同,日本的收費站是設在交流道處,依據行駛里程不同來計價,

   

    因此每個人使用了多少路程,就要付多少過路費,真正達到使用者付費的目的,

   

    加上日本過路費非常的貴,像我們這樣前四天走下來,累積的過路費高達近四萬日幣,換算成台幣約一萬出頭,就算以一萬台幣來算好了,在台灣足足可以通過250次收費站,也就是說可以基隆、高雄來回個25次都錯錯有餘,這樣推算下來,日本的過路費真是有夠貴,難怪旅行社租巴士時,過路費都還要另外以實報實銷的方式計費。

   

    另外一點,日本的高速公路一樣有使用ETC來收費,不過他們的收費站都有閘門設計,因此到了收費站非減速不可,

   

    如果不減速的話,因此而撞斷閘門,那就吃不了兜著走了,因為每個閘門都有攝影機,到時候就要面對高額的罰金啊!

   

    日本人工收費的閘道大多聘僱退休的老人來工作,一來可以解決部分社會問題,二來也可以有充足的人力可以運用,因為日本是亞洲人口老化最嚴重的國家,所以非得這麼做不可。

   

    可能也因為是老年人,所以過收費站的速度都是很慢的,慢慢的計價、慢慢的找零,不過日本人都不會不耐煩,相反的,收費的、付費的雙方都非常有禮貌。   

   

    來到京都一輛貼滿宣傳單的競選車,停靠在靠近陸橋的馬路邊,競選者拿著大聲公,獨自一人對著來往的群眾發表政見;相較於台灣敲鑼打鼓群眾遊街的喧嘩方式,這更有獨立奮戰的美感。                                

   

    許多旅客對京都的印象可能不外乎是金閣寺或清水寺,但對一個歸人而言,可能並非如此。曾有一本書這樣形容:在回家的旅途中,從火車窗外看到東寺的五重塔時,就知道家已經到了。由此可知東寺的五重塔在京都人心中的地位。

    

    東寺最早建於西元796年(桓武天皇於西元794年遷京平安京),當時沒有防禦的城牆與如今各式各樣的寺院,只有羅生門旁的東西兩寺,由此可見東寺在京都的歷史地位。而五重塔則是於西元824年由弘法大師(空海)所建,高約55公尺 ,是日本現存古塔中最高的,並於西元1994年登記為世界文化遺產。

   

    東寺以五重塔聞名,是日本規模最高的木造塔(高度57公尺),站在塔前仰望其宏偉及精緻雕刻,不禁讚道它兼具宏偉與細膩的特色,也難怪是京都的象徵之一。

東寺內除了五重塔外,還座落著金堂、講堂、大師堂,這次雖然只有透過車窗戶和東寺擦身而過,但如果有機會到訪京都,別忘了來東寺看看。

    從東寺的地理位置就可以看出京都城市的遷移。原先在平安時代京都的中軸街道是朱雀大街(即現今的千本通),而東寺與西寺兩寺就隔著朱雀大街相望。而後由於京都的西方易受到水患與潮氣影響,使得該區域不適合居住,而整個城市的中軸便往東方移動。

現在京都的南北向中軸街道是烏丸通,而百餘年前烏丸通還只是條小徑,隨著城市發展以及京都南北向地鐵亦沿著烏丸通所建設,而成為京都新的中軸線,而原先的東寺反成為坐落在京都的西南方。(下圖的左下角)

西元五、六世紀左右在日本京都這裡有一群從大陸來的秦氏一族,他們將新的農耕技術傳了近來並且把養蠶的技術和紡織絲綢技術帶入這裡。秦氏一族的經濟力量也成為桓武天皇遷都平安的一股推力,這種精緻細膩的紡織也在此成為宮廷紡織工業,至此開始發揚光大。

幕府維新後天皇遷都東京,此時的京都步入衰退,而西陣織也是相同命運。後來明治維新時期,西陣織再次復活,除了政府的保護扶持以外,西陣織也開始學習國外的技術,明治5年派遣日人赴歐洲留學,帶回法國、奧地利的提花紡織機...等新技術,如今的西陣織不但保有千年來的傳統技術融合近代新技術,使得西陣織成為日本相當重要的紡織重鎮。而且這裡出產的和服價格可是高的驚人啊!

京都的西陣織可以說是京都的象徵,他的沿革幾乎與古都的千年歷史同在。西陣此一地名的由來是應仁之亂(1467年~1477年)時,西軍統帥將本陣設於此區的自宅中,於是後人就將這一帶稱為西陣,此區保存了許多傳統町家建築,也是京都最具風味的老街之一。

而在京都市堀川大道就有一間西陣織會館,訴說著關於西陣織的歷史、與特色以及展示著許多美麗、典雅的和服。精緻華麗的日本和服,可溯源自西元六世紀的平安時代左右。當時的宮廷部署了一個「織部司」,負責打理宮廷貴族的衣著。不過宮內製作高級織物的人手不是那麼齊全,於是轉向民間求才與請託。於是各個手藝高強的織物師傅,便為著高額的獎勵,大量的製作綾錦綢緞等高級織物,集結在今天京都西區的西陣一帶,成為一個盛行織物的町村。

平安時代的後期,官營的織物工房逐漸衰弱,織物師傅們自立門戶,研究從中國宋朝輾轉傳來的稜織技術,開發獨自的稜樣,厚重的織品深獲神社跟寺院的青睞,巧奪天工的織物自此開始大放光芒。

西陣織會館的開館時間為上午9點至下午5點,由JR京都車站出來沿著堀川大道直走一直到達今出川大道交會處就是西陣織會館

這裡是一棟三層樓的建築,裡頭主要都是在展示著京都出名的織繪技術,聽說這種西陣織出產的和服價格可是昂貴的嚇人。會館裡參觀的部分有三層樓,一樓正中央有一個展示走秀的舞台,旁邊則有服務台以及販賣京都名產的小店舖。

二樓有許多圖片、紡織機、絲線、布料展示著,在告訴大家關於西陣織的特色與技術,正中間的櫃檯則是可以賣到正統西陣織出品的商品,買不起貴貴的和服還是可以買的絲巾、領帶紀念一下。三樓有點像是博物館,展示著許多史料、文獻。

    接下來就是重頭戲啦!這裡每天都會有幾場精采的和服走秀表演,

   

    展示的小姐換穿著數套和服為觀眾展示著,充滿一種大和沉穩風情和一般時尚走秀感覺截然不同。

   

    西陣地區的織屋空間以其製織的階段大約可分成三種型態。只有紡織作業的織屋、只有揉糸的織屋、或是以上兩者兼具的織屋。

   

    空間型態主要以京都傳統町屋直接改作為工作室使用,外觀或內裝都無太大變動。即使是二十世紀的今天,這些傳統織屋店依然每天一絲一線的純手工來製作和服等其他織製品。

   

    所有的模特兒都出來謝幕,這場和服秀也就到此為止了。許多旅行社的京都團體遊都會包括這個行程,不過大多數的自由行可能都不會把這兒當作目的地。跟團的好處是可能到一些你意想不到的目的地,不過要是這些目的地完全不能勾起你的興趣的話,那就變成跟團的壞處了!

    再西陣織會館不遠處有著一座近年很夯的神社「晴明神社」,

   

    它離西陣織會館步行不到5分鐘即可到達,於是便前往瞧瞧。「晴明神社」祭祀的是平安時代的安倍晴明,因暢銷小說「陰陽師」而更加走紅,

   

    小說我是沒看過啦!而陰陽師就像是風水師,具有法力可幫人解災避惡,在晴明神社內處處可見五芒星紋符號。

   

    京都這裡的晴明神社是安倍晴明的住所,在大阪還有他的出生地,是另一間晴明神社。

    

    京都是這樣的,神社處處有,可能在大馬路邊,也可能在住宅區之中,晴明神社就在大馬路邊的小路之中。雖然在馬路邊,但是那兒非常地安靜,好似闖入了另一個世界之中。

   

    我們可以從日本漫畫裡看到這一串歷史文化的影響力,「三隻眼」,「鬼神童子」、「幽遊白書」、「魔法陣都市」……基本上都跟這一段歷史文化有很深的淵源。

   

    安倍晴明的出身,在正史上並沒有記載。而傳說他的媽媽並不是人類而是一隻狐,因為要報恩所以嫁給他爸爸,之後因為不小心被晴明看到她的本身,後來就離開他們父子倆。

   

    因為母親會法術,所以安倍晴明從小就有特異功能。總之類似的傳說很多,跟梅林的故事一樣,都非常的神秘。

   

    五芒星(晴明桔梗印)的魔法陣是晴明的標誌,所以來到晴明神社會看到許多五芒星的圖騰。

   

    總之,對於晴明文化有興趣的人,別忘了參訪一下晴明神社哦!通常去京都玩的人,大概都會去西陣織會館吧?旅行社安排的第一個行程是西陣織會館,因為有做功課的關係,知道離西陣織會館徒步不到3分鐘就是「晴明神社」因此,不會注意到旁邊的小小晴明神社,如果你是跟團,而不想在西陣織會館耗費大約45分鐘的時間,你也可以到附近的晴明神社走走!想必你也有著不同的收穫和體驗。

   

    離開了西陣織會館,繼續前往清水寺前進。途中經過了二條城。二條城也是一個世界文化遺產。

   

    行前,從旅遊書上得知,京都御所二條城平安神宮桂離宮,是京都「皇室貴族廟宅景區」,照理制,天皇御所規格應該是最高,但實際上,二條城的昌盛輝弘卻超越皇居

    

    這是因為將軍富於天皇,居所華麗無雙;但周圍敵意太重,所以深河高牆固若金湯。也由於二條城見證著德川幕府盛衰時期,故成為京都重要的文化遺產。

    

    (車子停紅燈快用小黑450D快拍)

    值得一提的是二條城在日本歷史上佔有重要地位,僅是德川家康、家光祖孫倆的事蹟還不是主要因素。主要還是:

    

 

    其一,昔日德川家康與豐臣秀吉雙方的多次戰役,都是以二條城為重要據點。簡言之,這裡算是重要戰場了。

 

    

其二,1867年改變日本歷史的大事件-大政奉還,便是在此發生的。(所謂大政奉還,就是把政權由幕府手中還給日本天皇)尤其是大政奉還之後,1939年,天皇又將之賜給京都市政府,並於隔年更名為「元离宮二条城」,正式對外開放參觀。二條城便得以對外開放參觀,讓大家有機會目睹昔日德川幕府興衰史的具體代表作。

    

    在此之前,天皇下令,將城內所有的高於皇徽(金菊徽)的德川家族家徽(三葉葵)都必須去掉,但有一處因為太高了,所以至今還保留著,是遊客至此不可不注意的地方。

    而「德川家康」這位日本史上重要的人物,經歷漫長的困苦,以「忍辱負重、謀定而後動」的精神創造實力,一直是許多日本連續劇的熱門題材。

   

    (以上這三張二條城照片謝謝yoshiki的提供 大大感恩)

    著名的「杜鵑不啼」故事是這樣描述,日本戰國時代的三位英雄豐臣秀吉、織田信長、德川家康,對於一隻杜鵑不唱歌有不同的見解。豐臣秀吉說,如果杜鵑不唱歌,我會想辦法讓牠唱;織田信長說,如果杜鵑不唱歌,我就殺了牠;而德川家康卻說,如果杜鵑不唱歌,我會等著牠唱。這就是德川家康與眾不同之處,而他也正是靠著這個「忍」字,得以出人頭地。

   

    藍天、晴空高照,正與 二条城的輝煌過去,互相輝映。從城外往內看,這是另一個角度再看二条城,發現除了護城河,還有高大的圍牆,

   

    與京都的平近樸實,真是天壤之別。今天還有一連串的行程等著我們...暖陽依舊,人事已非。過往的繁華,如雲煙飄散散,留下來的,是歷史的洪流中,屹立不搖的二条城。二條,我還會再來的!

    

, , , , , , , , ,

熱愛旅行的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