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著名的地標有三,『富士山』、『東京鐵塔』、以及『大阪城』,

  

   只要人們看到這三樣圖像,就可以立刻聯想到日本,可見這三個地標是多麼足以代表日本。這三個地標,除了富士山為自然地形景觀外,  

  

    東京鐵塔與大阪城都是近代的建築物體。疑~?用來當做「電信發射用」的『東京鐵塔』是近代建物,這大家應該都認同,

  

   但為什麼大阪城也是呢?這就要把大阪城的歷史,拆成三個階段來說明了。

    大阪城的歷史,可分成『豐臣大阪城』、『德川大阪城』、以及『近代大阪城』。豐臣大阪城,是大阪城的最早開端,為1583年,日本戰國時期,由豐臣秀吉所建築,利用淀川做為北側的護城河,以抵擋北方的攻擊,當時的大阪城已為5層樓高的城堡,再覆上華麗的金箔,可稱是最華麗的城堡,再加上強大的軍力與防禦機能,當時勘稱是三國無雙呢!

    

    在豐臣秀吉死後,德川家康的勢力漸強,豐臣家不敵德川家的強大而滅亡,而第一座大阪城也在此時被燒毀殆盡。1620年,德川秀忠以大阪城的遺跡與倒毀的石牆為基地,在原地重新建造新的大阪城,於1629年完成,此新城僅豐臣時期的1/4大。1665年,天守閣被雷擊中,自此維持了兩百多年『沒有天守閣』的大阪城,至到1868年,幕府軍的德川慶喜在鳥羽伏見之戰中敗走,大阪城被新政府軍佔領,而被放火燒毀,結束了第二座大阪城。

    後來經歷了二次大戰的轟炸與陸軍的進駐,大阪城的所在地一直都沒有進行復城的工事,一直到1928年,當時的大阪市長提案再建天守閣,於1931完成以鋼筋水泥為主體的天守閣,再於1995~1997年間進行大規模的改修工事,將以前歷代大阪城的外觀重現,成為如今大家所看到的『近代大阪城』

    因此說到日本關西大阪的地標,非豐臣秀吉所建造的大阪城莫屬,

   

    這個讓大阪人驕傲的建築,現在是當地居民和外地遊客必訪的旅遊景點。

 

大阪城公園,為大阪著名的景點之一,也是近畿地區的櫻花名所之一。

歷史悠久的大阪城,是豐臣秀吉於1583年在石山本願寺遺址上初建,為當時日本第一名城,也是日本前所未有的最大城堡。

在日本他們每一個家族都有屬於自己的家徽或是家紋,而家徽在以前更代表了地位和家族的象徵,而這張照片就是豐臣家的家徽。大阪城位於大阪市中央區,1583年建造時是日本第一名城,規模有現在的五倍大,

城堡建築雄偉壯觀、光彩奪目,被稱為金城或錦城。

大阪城身為幕府時代的西日本的統治中心,亦發揮重要的戰略中心作用。

我們沿著外護城河往大手門的方向邁進,天氣清朗,河中映照著城牆建築,很漂亮呢!

 終於走到大阪城的範圍,先看到舊的大阪歷史博物館,它的外觀是歐式磚造建築,始建於昭和35年,是紀念大阪建市70週年紀念所開設的博物館(門票300)

~大阪城就在眼前囉!!今天天氣晴朗,金碧輝煌的大阪城更顯得耀眼,狂照...

大阪城的城牆堆砌都是用很大的石頭,切割得很整齊,這樣的建築工法應該難度頗高吧!

大阪城外全長12公里的城牆,總共動用了50萬塊石頭,這些石塊主要產於生駒山、大甲山,從小豆島及瀨戶內海各地遠渡重洋而來,小豆島至今依然殘留當時築城用的石塊,現在大阪城周邊有大阪城公園供民眾休憩。

大阪城是由雄偉的石牆砌造而成,從天守閣登上高五層八階的天守閣,可以瞭望整個大阪市景。

大阪城外堀範圍有西之丸庭園、豐國神社、修道館、千貫櫓、乾櫓等部分;

內堀部分則有天守閣、金明水平、古炮、市立博物館等。欲知更多大阪的歷史背景,來大阪城就沒錯。

遠遠的看見大阪城周遭圍繞著厚實的護城牆,此牆約用50萬鬼石材構成,光看就可知重建工程有多艱鉅,耗資有多龐大。

我最喜歡古城以櫻花來襯景,這樣的組合最能代表日本的傳統精神,就像中國以梅花來象徵國人的精神。

大阪城內最醒目的建築是中央聳立著大阪城的主體建築天守閣,以白色為主調,並飾有金色雕刻和紋樣,巍峨宏偉,簡約卻不失豪華的建築風格令人印象深刻。儘管如此,「我身如朝露,滴落、消散,浪波之種種亦如南柯一夢」,這是豐臣秀吉非常有名的辭世之歌。一代風雲人物,死前所見,竟是深不可測的虛空。

天守閣只保留了外殼,內部經過了重新的裝修,裏面有很多日本的珍貴文物展出,如武士刀、盔甲、皇族的親筆書信等等,也有介紹日本歷史的影片播放,還有古老的大阪城幾次修建擴張的模型,透過它,我們可以看到大阪的過去。

最讓我感興趣的是埋藏於大阪城公園的「時空膠囊」,日本在1970年舉辦大阪萬國博覽會時,在裡面放置了當時最新式的電視機、飯鍋、植物種子、冷凍乾燥的微菌等2000多種物品。  

 

根據網路的資料,大阪「時空膠囊」共分上、下兩層,上層每一百年打開一次,並且將收藏的物品替換為當時最新款的物品,下層則準備在五千年後,也就是西元6970年開放。

    2000年時,曾經開啟過一次確認裡面的東西是否還保存完好,發現30年前存放的松樹種子外觀保持得很好,顏色也沒有改變,

   

    大阪府立大學的森源治 郎教授拿種子進行發芽實驗,結果證實蓮花種子發芽率100%,玉米種子發芽率也有90%。

   

    時空膠囊的用意主要是讓後代子孫更加瞭解我們這一代的文明是啥樣子的,頗有飲水思源的意味。

   

    聽說周大觀文教基金會也曾於96523日 在惇敘工商埋下八個「生命時空膠囊」,放置具有現代文明的科技產品與許願卡。

    離開大阪城公園前,順道還逛逛旁邊的豐國神社。

   

    相比遊人極多的大阪城,豐國神社似乎更顯出其「佛門清淨地」的色彩。豐國神社與大阪城一樣始建於16世紀末,是為了祭祀豐臣秀吉而興建。

   

    秀吉死後被天皇追嗣為豐國大明神,而建有此神社。而在豐臣氏滅亡後,該神社則被德川家禁止祭祀而長期荒廢,直到明治13年才修復。

   

    秀吉死後數年德川家坐大,但一值找不到藉口對豐臣秀賴出兵。而秀賴於1614年重新鑄造於豐國神社旁的方廣寺大鐘,家康從上面密密麻麻的碑文中找了八個字來做文章:「臣豐樂,國家安康。」。

    

    「國家安康」分割家康的名字有詛咒之意,「君臣豐樂」指家康享受豐臣家繁榮。並以此為由對豐臣家用兵,於該年即展開大阪冬之陣以及次年的大阪夏之陣。

    

    後來神社毀於戰亂,至19世紀明治時期才重建,現時寺內仍保存了不少仿唐建築,並收藏了不少豐臣秀吉曾使用過的遺物,以及日本「狩野畫派」名作《豐國祭圖屏風》,全都是國寶級文物。

   

    離開大阪城往停車場的途中有個遺跡,名為石山本願寺。

   

    在日本戰國時代時,這裡聚集了為數眾多、向心力極強的武裝一向宗門徒,又因位於通往京都的要道上,戰略地位重要,成為連戰國大名都不得不害怕,卻又想盡辦法攏絡的龐大宗教勢力。

   

    西元1578年,織田信長水軍以鐵甲船斷截了石山本願寺和中國的毛利輝元相通的唯一海上糧道,遭圍困許久的本願寺才不得不降伏,顯如撤離之後,其子教如仍作困獸鬥一段時間,後來仍不支撤退,最後織田信長一把火燒了石山本願寺以絕後患

    織田信長遭遇本能寺之變死後,門主顯如與掌權的豐臣秀吉關係良好,1591年由秀吉捐地重建成現在的京都本願寺(即西本願寺)。石山本願寺的跡地則由秀吉建造大坂城。

   

    因此,大阪城公園內真正的歷史遺跡應該是這個地方才對,不過新蓋的天守閣因為太大了,又引人注目,因此這個真正的歷史遺跡反而被許多觀光客忽略了。

    結束了大阪城的行程,我們往機場的路上前進,這是我們關西之行的最後一天。

   

    此刻卻有依依不捨之感。將此次旅程劃下完美句點,此時心中默念著,當年邁克阿瑟將軍的名言「I  SHELL RETURN」,我將再回來。

, ,

熱愛旅行的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