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山公園有著許多薩摩的歷史故事,也有著制高點可以俯視著鹿兒島市與櫻島的美景。往鹿兒島一路上明治維新時代的人文故事開始呈現,幾乎很多點都有解說牌介紹相關歷史,鹿兒島市政府還真是用心呢。

 

西鄉隆盛是個失敗者,也可說是叛國,然而卻感覺他贏得很崇高的尊敬,對世界各國來說,也算是異數了。

城山是鹿兒島市最高的山,位於鹿兒島市區的正中央。我們坐著車上去,然後先到城山展望台,再一次從另外的角度欣賞著櫻島火山,真是美極了!天氣好到不可思議,彷彿櫻島就在不遠的地方而已。

從海拔107公尺 的瞭望台可以將鹿兒島市區和遠方裊裊冒煙的櫻島活火山一覽無遺,是個讓人放鬆心情的地方。由城山觀望的夜景很也十分有名,可以毫無阻礙地將夜景盡收眼底,是欣賞鹿兒島夜景的最佳景點。

雖然沒有特別吸引人的照明或建築,但這裡的夜景卻讓人感覺氣勢恢弘。城山山頂也是個亞熱帶野生植物的天然林,周圍遍佈著蔦、羊齒等約600種植物。史跡、天然紀念物。

   

    城山周圍是日本西南戰爭最後激戰的地方,瞭望台周圍保留為數眾多的有關日本西南戰爭的史跡,包括西鄉隆盛在日本西南戰爭末期度過人生最後5天的西鄉洞窟和西鄉斷魂之地等。在日本西南戰爭最後1天的日本明治10924日 早上,西鄉隆盛率領著400名薩摩軍冒死突襲政府軍,但在政府軍強力炮火之下全軍覆沒。

   

   海拔107米 的城山不算高,卻是明治維新前夜兩派最後的激戰地。如今曆史的痕跡已被無情的風沙掩埋,卻也適合慢逛細品。150年過去,雙方的戰士,無論是倒下的,還是倖存的,都一睡不醒了,留下的卻是驚人的滄海之美。

   

    站在城山山頂看大海是壯觀的,和日本其他海岸的嫵媚正好相反,這裡的大海經常帶著驚濤拍岸的雄奇,海水一時碧藍,一時黑色激蕩,讓我幻想,也讓我敬畏。狂風中,仿佛海浪會隨時高高捲起,撲向城裏的街道。還好,海水從來沒有淹沒過堤岸,鹿兒島市始終安然無恙。不過,300多年來固若金湯的幕府,卻在這鋪天蓋地的巨浪前崩塌了,變成歷史書中零亂的碎片。

    這洞窟被稱做是『西南戰爭最後的司令部』,解說牌寫著1877年九月24日 上午四時政府軍展開了總攻擊,薩摩軍只剩300人,而政府軍有四萬,西鄉隆盛與其他軍官和士兵已抱著必死的決心,最後西鄉隆盛為流彈所傷,切腹自裁,由別府晉介為其砍下頭顱送他一程。結束了西鄉隆盛波瀾壯闊的一生。

   

    是否會否想問,既然求死,為何切腹之後,還要找人當『介錯』?那是源於日本武士道精神,不僅切腹是武士道的表現,允許敵人切腹也是一種武士道的表現,當介錯更是一種榮譽,且必是心腹之人或值得切腹者敬仰之人。找人當介錯絕非是怕痛想早死,而是希望敵人未到達之前完成死亡的動作,免遭羞辱。更進一步說自己的頭顱絕不能讓敵人砍下,那也是一種羞辱。當然如果不是成名人物,就沒計較這麼多了。

   

    來到『鶴丸遺址』也就是黎明館,沒看見甚麼遺址,可能毀壞殆盡吧。在內隨便走走、看看,該館建於水上是其特色其餘沒啥可說便離開了。來到一個站牌,看到站名是『西鄉隆盛最終地』,就很想找在哪但沒發現醒目指標,就隨便亂走一條小路,還越過了鐵軌到另一頭,莫名其妙地就讓我找著了。西鄉隆盛便是在此告訴別府晉介,已到了盡頭。選擇死於此處。岩崎谷的槍聲停了,西鄉隆盛的屍體被發現了,政府軍總司令『山縣有朋』中將視西鄉隆盛為英雄豪傑也為其默哀致敬。 

    懷著感慨的心情,想著『英雄之所以為英雄,正是其自知必死而就死,2006年在北海道知道了土方歲三,2010年在鹿兒島知道了西鄉隆盛。假如他們肯投降像榎本武揚一樣,為日本人民做出貢獻又有何不好呢?不懂!大概由於我不是英雄吧!

, , , , , , ,

熱愛旅行的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