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大內宿我們繼續前往會津若松城,享用午餐。地點在鶴城會館主要是鮭魚木桶飯套餐

越接近鶴ヶ城會館,我們就被這兩個玩意給吸引住,他就矗立在停車場的廣場上

從鶴ヶ城北口站下車要前往鶴ヶ城必定會經過的地方,來到福島到處都有這個圖案,它就是「小紅牛」為日本東北福島縣自古流傳至今的鄉土玩具的一種。日文發音中的「BEKO」就是「牛」的意思。

鶴ヶ城會館也是所有觀光客一定要來的土產供應中心。

相信很多人一定聽過一段旋律,悲悲涼涼但充滿情感,很適合在清冷望月的夜晚演奏或演唱。這首歌叫做〈荒城之月〉,這個地方是鶴城

荒城之月是明治時期詩人土井晚翠作詞瀧廉太郎作曲的名曲,描寫的據說正是明治初期,這鶴城淪為荒煙蔓草時的情景,

歌詞中對昔日繁華的如煙散去,對戰爭的殘酷冷冽,對故友的思念,對造化遞嬗的感悟,都有深刻的描寫。

荒城之月的氣息湧湧而生,心中也有幾分虛空不安,只有不斷張望那重建的天守閣在強烈的照明下泛映清輝,讓我安全地知道自己在二十一世紀,可以安心散步下去。

會津若松城是日本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白虎少年隊的壯烈犧牲之地,簡單來說就是日本的地方軍閥為了發動了抗拒天皇統治的內戰,

軍閥的領地中已經沒有成年男子可以調赴戰場,只好找一批十三到十五歲的國生小男生來充軍打戰,灌輸一些類似英明黨國之類的愚忠教條,

上了戰場後,想當然爾,國中小男生怎麼打得贏效忠天皇且爭戰多年的中央正規軍隊,於是這些小孩子只好逃跑到附近的飯盛山上去集體切腹,

搞了半天,他們的老闆到底有沒有跟著切腹也不重要了,打敗白虎隊的明治天皇一躍成為進步的象徵,

這群愚忠的小男生所效忠的不過是個守舊的落伍的虛幻,然而日本人卻不提這些,

明明就是兩邊打得你死我活,卻可以將歷史的價值觀抽離到只剩下表面的東西,一邊美化成日本的救星,

一邊卻又是日本武德武魂的表徵,日本人可以把這種混亂不堪的價值衝突,內化成兩件不相干的事,真有點「敗給他們」。

歷史價值的紊亂卻不減會津若松城的欣賞價值,日本有許多古城,最有名的是列為世界遺產的姬路城以及位居大都會區中心的大阪城和名古屋城,

會津若松城比起其它城廓,最大的優點就是人少僻靜,在全球人口高達七八十億的新世界,安靜將成為最奢侈的旅遊資源。

   

    那松平容保投降跪在泣血氈上時,是何等心情?有想到飯盛山上切腹的少年白虎隊嗎?

   

    當他隱居之時,有想過全藩藩士在斗南藩挨寒受凍嗎?當他年輕的紅顏日漸老去,

    

    有想過會津藩士在新政府底下如何掙扎求前途拼生存嗎?原來不只是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將兵敗也是萬民哭啊!

    雪色中城外的民家點點燈火讓人不由得興起昨是今非之感,恍惚間聽見昔日武將奔走的吶喊,隨著呼呼風聲一道遠去了。離開了會津若松城前往豬苗代湖豬苗代湖是很不錯的景點,

   

    皆下來前往位於福島縣中央的猪苗代湖,被稱為日本第四大湖,猶如天鏡把磐梯山的英姿映照在湖面上,所以也被稱為天鏡湖,成群的白鳥在冬天會飛來避寒,直到春天才離開,很美麗的景色。視野遼闊廣闊的湖面後有個綿延的山脈,是個可以讓人心曠神怡的地方,尤其是在初雪的加持下,風景更是別有一番風味。

   

    其實「豬苗代湖」另外一個名稱為「白鳥湖」,會有這個名稱是因為在冬天時,西伯利亞飛來過冬的白天鵝群會聚於此過冬,因此才有這樣的名稱出現。

    

    也因為如此,在「豬苗代湖」的划船,所使用的船型有天鵝的造型,讓除了冬天之外,也很有「白鳥湖」名稱的氣氛。

不過,不虧是日本第四大湖泊,在北岸湖濱朝湖面望過去,根本是看不到對岸,加上湖濱上全是淡黃色的細沙和沙土,還真有種在海邊的錯覺,差別只在於沒有水浪拍打而己。

,

熱愛旅行的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