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離開了位於二本松市的岳溫泉,這家溫泉旅館也以傳統的待客之道,接待來住宿的我們,客服人員各個彬彬有禮,

尤其在第二天一大早我們上遊覽車離開時,看到旅館經理率領重要幹部排成一列行鞠躬禮,向我們道別,當然我們也揮手向他們致意。車子上了東北自動車道往山形縣的藏王出發,當車子來到了福島時,

沿途所呈現的是晴空之下的磐梯小富士山。

提起山形縣或許是一個不太為台灣人所熟知的縣,但若你看過「送行者」這部電影,裡頭的場景就是在山形縣拍攝的,

山形縣是日本最為貧瘠的一個縣,以務農為主,紅花、櫻桃、象棋在日本聞名。

而平日也常看到台北公車上的廣告打著藏王樹冰的斗大字樣,沒錯這種特殊景觀對我們這個熱帶土包子而言,可是一大奇景,也是當地針對台灣觀光客強打的看板景點。

離開飯店後的一站,就是直奔此行的大重點「藏王」。

藏王這個地名,其實涵蓋了山形縣與宮城縣之間山區的廣大範圍,

滑雪是當地的重要活動,所以一邊在那裡享用中餐的同時,身邊來來去去的是不少滑雪客,不管中年青年或兒童,每個進來的都是紅紅的臉,看起來多少有些凍傷,卻樂此不疲。

冬季日本白色世界的奇幻魔力,總是讓人深深著迷,以往提到賞雪,北海道破冰船、立山黑部雪壁,各有迷人處,吸引旅客多不勝數;近年來,多了一處新鮮地-「藏王樹冰」。

許多冬天日本團的行程都主打樹冰主題。不過這也是事實,一睹世界奇景「樹冰」,正是冬天藏王的重頭戲。

原以為有大雪、大樹,再加高海,就有樹冰。來到藏王,才發現這聳立在高山的雪怪群,

可是需要天時地利完全配合才能產生,不僅在日本不多見,全世界也只有日本才有。

嵦嵦白雪把群山、溫泉聚落及街道都換上層厚厚白大衣,空氣中交錯著冷冷霧氣、熱熱硫磺氣味與熟食香氣,讓藏王更添幾分浪漫韻味。

習慣了安靜的山形銀白色世界,雪中霧氣模糊了大地的景深,遠山迷失在雲深縹渺中,

眼前彷若山水潑墨畫的雪地美景,硬是被穿著各式鮮艷羽絨衣的滑雪客,用笑聲把整片白雪點綴得五彩繽紛。

眼前所見盡是一片雪白,是我到藏王高原的第一個印象,如果日本傳說中的雪女真有故鄉,我想她大概就是住在這裡吧?

即使用盡所有的字彙來形容,也不足以描繪出這裡的十分之一美。

能來到藏王高原一窺樹冰的神秘面紗,是我覺得此生最深刻的一趟日本之旅,

真的!這裡只有每年一月到三月才能開放參觀,真是太讓人興奮了!

藏王高原白茫茫的一片銀雪,冰冷刺骨的寒風挾帶著零下度的低溫撲面而來,陽光從雲層中直射而下,

在雪地上反射著耀眼的光茫,才看這麼一眼,我就深深愛上這裡了!

我想,如果日本傳說中的雪女真有故鄉,大概也就是住在這裡吧?

冬天來自西伯利亞的寒冷季風吹到藏王朝日連峰,碰到山峰峭壁而上昇,附著在冰雪中的針葉林,經歷無數反覆結冰積雪,形成日本東北著名冬季旅遊景點-「藏王樹冰」。

纜車平緩上升,強風大雪加上濃霧彌漫,雖沒能清楚窺見著名的藏王樹冰,然而因為高度變化,不同的林相顯現相異其趣的枝頭雪景,倒也稱得上是藏王風光的一絕。 

零下八度的低溫,雪花迎面打來,只覺刺痛!欣賞纜車站外樹冰的奇特姿態。

指示牌上面解說著樹冰成長的條件有以下幾點:

A --> 樹種必須是容易附著冰雪的常綠針葉樹,例如冷杉。因為冰雪無法附著在落葉闊葉樹木上,一般的落葉喬木不容易附著冰雪,因此難以形成叢聚的樹冰奇景。

B --> 附著冰雪後,仍需要大量的雪花以及方向固定的強風與持續低溫。

C --> 積雪不可以太多或太少。雪如果下得太深太厚,容易壓垮冷杉苗。
  

但如果雪下得不夠,又難以達到樹冰所需的程度。

藏王的樹冰原區,每年的積雪就平均約2~3公尺左右,在氣候上完全合乎樹冰形成的條件,是樹冰形成最好的環境。

在這種大自然條件下形成的樹冰,每一棵形狀奇特且皆不相同,如冰雪妖怪,因此素有『冰怪(SNOW MONSTER)』之稱。

或如人形、或形似野獸、或狀若土地公,形狀千奇百怪,不一而足,而且僅在冬季出現,也難怪日本民間要稱它是「雪怪」。

每年一月,山形縣均會舉辦盛大的藏王冰樹祭,直到3月中旬間,都有機會見到難得一見的樹冰風景。

藏王群山上的青松因特殊地形,冬季時被細碎雪花及冰滴覆蓋凝結,成為一株株以樹木為內在根基的「樹冰」,

每年從11月進入著冰期,經過著雪期,在一月底至二月期間達到一種完全覆蓋境界,是最佳觀賞時機。

800公尺的藏王山麓站搭乘,隨著登山纜車到樹冰高原站、

最高1661公尺的藏王山頂站,

不同高度,樹冰的外觀也從如蝦尾般的冰柱,到碩大如雪巨人般,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讓遊客發出陣陣驚呼。

在藏王山頂站時,服務處還貼心準備雪鞋,讓遊客可安心行走在雪中,親訪被隆雪埋蓋的地藏尊菩薩及祈福鐘。

大自然真是美妙,萬物真是神奇,在這樣的地勢氣候下,針葉樹能夠抵擋住冰雪的附著,而方向固定的強風、持續的低溫及大量的雪花,

外加平衡度及負重度恰到好處的情況下,才共造此難得一見的樹冰,

否則針葉樹將早已凍死或者被雪花壓垮,無法造就出眼前的景象。

透過纜車窗戶往外看到的景象,一開始就像這樣,冬季雪地裡常見的型態。

低處的樹、高處的樹,處在不同的溫度下,分別染上了不同的色彩,分別在屬於自己的高度努力生存。

往山下的方向望去,不論山坡、房屋,

不論原來的顏色如何,此時只剩下白色。

對遠從溫暖國度前來的我們來說,這無疑是期待許久的北國風情畫。從完整一棵樹的形狀,

到結冰的樹枝,到整個被包埋在冰雪中,自然的力量在此留下的痕跡,早已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樹已不像樹,反而像是許多立著的巨石。

整個畫面覆蓋著一片白,彷彿時間也在這天寒地凍中,靜止了。

前往山頂觀賞樹冰的纜車站名就叫做藏王山麓站,在山下就看到標示山頂的溫度,纜車中間站有一個換車站:「樹冰高原站」。

換台纜車緩緩上升的同時,就能見到山坡連綿不絕的樹冰,相當壯觀。

再從樹冰高原站往山頂站,氣溫又更明顯地下降。

還沒走出門口,就能感受陣陣的寒意從外頭吹了進來。

將圍巾包住整個頭衝了出去,發現已經不是身體冷的問題,而是手腳就好像不屬於自己的,只要有人稍微一碰到,它就會肢解下來一樣 

 

樹冰沒有固定形狀,高的矮的直的斜的統統都有。 

走在這片雪地裡,不經意地就可以看到一些長得很有個性的樹冰。

於是,在這極冷、極惡劣的環境裡,我們看到一個極美的世界。

再次搭上纜車,沿著同樣的路線下山,看著山坡上好多樹冰,

感覺那形象宛若一座座人像,站在這極冷的環境裡,彷彿守候著什麼似的。

當時的溫度低達零下8度,事實上是非常、非常、非常冷,在室外多待一秒鐘都是煎熬。

就算穿著厚外套、戴著手套,襲來的陣陣冷風依然刺骨。

不過為了眼前這難得看到的景象,忍受這鮮少經歷的寒冷,也算值得。

看著這些樹,我真的覺得它們好偉大,覺得每一個人都該學學這些樹的精神;不過,大自然真的是很殘酷的,

藏王高原每天的積雪量是一至兩公尺,

所以除了定期在鏟雪的雪車道之外,海拔可說是一天天的悄悄在增加。

所以我們去的時候積雪很深,有時候一腳踩下去,就陷到了膝蓋,差點被困在裡面爬不起來,

也就是因為這樣的過程才讓我發現,其實在這些厚厚的積雪裡,

經常可見到枯死的椴松樹,發現這一點的時候,真是讓我很驚訝!

眼看著眼前這一大片的美麗樹冰,還以為對這些青森椴松來說,絕色美景是如此的渾然天成,

現在才知道其實它們都是在大自然嚴苛的淘汰過程中存活下來的、最堅軔的一批椴松。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打從心底對樹冰懷著一種深深的敬畏!在來這裡之前,

青森椴松的精神和大自然給我的震憾,是生長在都市裡的我絕對無法體會的。

藏王高原的雪量逐年減少,這些只有在日本東北地區才看得到的樹冰奇景,真不知道還能保留多久,我真希望有藏王高原能永遠保持它美麗的風貌。

    

   這樣的景色來看個幾天會覺得不錯,連續看幾個月恐怕會「起肖」。

    

    看見鏟雪車出動,心裡約略可以想像,生活在這雪國的人們,也正因這片美麗,而忍受著生活中的諸多不便。

   

    在山頂上待了一個半小時,身上的末稍神經差不多快死光光了,趕緊搭纜車逃下山,自己的能量為了禦寒已經消耗殆盡,肚子開始餓了,於是踏著輕快的腳步往餐廳走去。

   

    結束了藏王樹冰,接下來我們往風雅之國出發。

, ,

熱愛旅行的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OSHIKI
  • <p>樹冰實在太令人懷念了!</p>
    <p>你接下來就是看流冰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