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站在雪梨歌劇院的時候,我真不敢相信,我已經到了。

    

    我真的親眼看到它了,我真的踏上澳洲的土地了!台灣的冬天,是澳洲的夏天。所以,才隔了半天的時間,人就從地球的那一端到這一端;身邊的景物也從熟悉到驚奇,心裡雖已有準備要適應不同的氣溫,身體卻還沒跟上,夾雜著心裡的專注感動,身體更是以驚奇來配合這樣令人悸動的感受。

           
    一項建築可以代表一個城市,可見這棟建築的影響力,而它就是鼎鼎大名的Sydney Opera House

   

 

    和Opera遙遙相望的就是著名的Harbour Bridge,它是連結南岸市中心和北岸住宅區的要道,不定時的也有喜愛冒險的遊客花錢登上拱橋,想要攀爬Sydney Harbour Bri.除了花錢外,也要換上活動中心提供的安全衣,遊客拉著繩索依著導覽員的指示行走,身上會有鐵環勾著繩索保持安全。

 

    早上在旅館用過早點,大家上車開始雪梨市區一日遊,開始雪梨市區僅一天的行程,從飯店到雪梨市區需要一段時間,

 

 

我喜歡這張的歌劇院外的景色!記得當時應該是上午十點多吧!天氣真的好好,就連陽光曬起來也感到特別的溫暖....放眼望去,地上連一張紙屑都沒有,環境就像在日本那樣的乾淨舒服!

 

於是導遊開始講一些澳洲的趣聞,這個國家發薪水是以週為單位,每週四為發薪日,平常很早打烊的商店購物中心,在週四這天會延長營業至晚上九點,於是週四又叫"Shopping day"領了薪水口袋麥克,便會找親友飲酒暢談,於是週五/六又叫"Drinking day",週日是屬於家庭的時間,和家人上教堂,或出外散心,又叫"Family day"週一開始工作,叫"Working Day",週二看電影有打折,叫"Movie day"週三會有人向你借錢,因為薪水花完啦,又叫"No money day"聽著聽著,也接近雪梨市區了。開始了今天第一個行程---雪梨歌劇院。

 

 

提到雪梨這個城市,你會想起甚麼呢?雪梨港邊宏偉而造型特殊的雪梨歌劇院必是不二選擇,人們更會因為看到雪梨歌劇院而想起澳洲。

 

 

從遠處望去,它宛如從蔚藍海面上緩緩飄來的一簇白帆﹔而在近處看,它又像被海浪涌上岸的一只只貝殼,斜豎在海邊,白色的帆狀屋頂由10塊大「海貝」組成,最高的那一塊高達67米。它就是世界著名的雪梨歌劇院。

 

 

一棟建築能成為一個城市,甚至一個國家的表徵,著實不容易,更顯現出其特殊性。負責設計雪梨歌劇院的,正是八十四歲已退休的丹麥建築師烏榮(Jorn Utzon)。

 

 

一提澳洲大城雪梨,一般人的腦海裡可能立刻浮現坐落在港邊、白色帆船造型的雪梨歌劇院。

 

 

但也許不是很多人知道,這個獨特的建築在設計建造之際,經歷了好像是電影情節般的轉折,宛如戲劇般的情節,使得這座由丹麥建築師烏榮(Jorn Utzon設計的雪梨新地標 憑添不少為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早在一九四年代末期,由於大眾紛紛要求雪梨興建一座可以讓市民欣賞音樂的場所,因此新南威爾斯州州政府在一九五五年公開徵求世界各地的建築設計作品。

 

 

經過兩年的時間,丹麥建築師烏榮(Jorn Utzon從三十二個國家、兩百三十三件作品中脫穎而出。

 

 

當年只有三十八歲、滿臉笑容的烏榮(Jorn Utzon在一九五七年抵達雪梨,歌劇院是在一九五九年3月動工。

 

 

執政的工黨州長凱希爾對烏特松前衛的設計深具信心,並且表示,耗資七百二十萬澳幣相當於新台幣一億六千五百萬元的「雪梨歌劇院」與政治無關,也不會因日後的選舉結果而有所變化。

 

 

但是由於造型奇特,建築工程極為困難,再加上追求完美的烏榮(Jorn Utzon無法忍受絲毫的瑕疵,

 

 

只不過短短一年的時間,建築經費已經追加到九百八十萬澳幣,而預定完工日期也從一九六三年往後一再延期。

 

 

這時許多人開始對烏榮(Jorn Utzon的設計產生懷疑,而外界對烏榮(Jorn Utzon的批評,也因為支持雪梨歌劇院興建不遺餘力的州長凱希爾在任內去世之後,有增無減。

 

 

一九六五年新政府接手之後,由於建築經費還是有如滾雪球般的增加,官方的態度轉趨強硬,

 

 

一切以盡速完工為出發點,這也導致了烏特松和州政府之間的摩擦越來越嚴重。在一九六六年初一次激烈的爭吵過後,烏特松終於拂袖而去。

 

 

這時歌劇院的三期建築工程,只到達第二期。由於第三期的設計已經完成,州政府向烏榮(Jorn Utzon買下一百三十幅第三期工程的設計圖,並且另外指派了一組建築師接手烏榮(Jorn Utzon未完成的任務。

 

 

一九七三年10月雪梨歌劇院終於正式完工,並且由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主持開幕儀式。這個當初預算只有七百二十萬澳幣的前衛建築,最後花了新南威爾斯州政府一億兩百萬澳幣。

 

 

烏榮(Jorn Utzon在離開雪梨之後,再也沒有踏上澳洲土地一步,澳洲雪梨大學在2000年因烏榮(Jorn Utzon的傑出成就,頒贈榮譽博士學位給這位雪梨地標的設計者。

 

 

但是烏榮(Jorn Utzon以健康為由,僅由也是建築師的兒子代表接受。烏榮(Jorn Utzon和他的兒子接著也參與了雪梨歌劇院的一些內部改建工程。

 

 

烏榮(Jorn Utzon在三十週年紀念當天,從丹麥透過視訊連線,祝雪梨歌劇院生日快樂。

 

 

在眾人再度要求他回到雪梨親眼目睹他的偉大成就時,已經八十五歲的烏特松卻謙虛地表示,他對能夠再度參與雪梨歌劇院改建工程心存感激,

 

 

雖然從三十七年前離開後再也沒有回到雪梨,他說他的建築精神以及設計筆,要比任何人都接近雪梨歌劇院。

 

   

 

    藝術家迎合了業主的需求,就會喪失其藝術原創性,有理想的藝術家自然是不能忍受這樣的結果,也難怪烏榮會一怒之下拂袖而去,終身不返。
   

 

    目前參觀歌劇院以團體為主,過去只要買門票進去就可以,過程的導覽如果領隊有當地的導遊證的話,就可以不需要再聘館方的導覽人員,不過現在規定改了,規定一定要聘館方的導覽人員才行,所以參觀歌劇院又多了一筆花費了,澳洲人真的是會賺錢的人種。

 

   

 

    館方的中文導覽人員大部分都是中國人,因此在用字遣詞上就有所不同,例如我們稱作雪梨,他們則叫做悉尼,相較之下,我們的譯名顯得較為浪漫,讓人有比較多的遐想。

 

    不管是因為烏榮的藝術家個性成就了雪梨歌劇院,還是雪梨歌劇院展現了烏榮的特殊風格,世人必須尊重創作者對於其創作成果的堅持,才能使每一件創作呈現其特色,豐富世界的景觀,這是有錢也無法成就的智慧成果。

 

    

 

    當我知道這建築背後的歷史和它所呈現的美,真的覺得過去的藝術家太有Sense!大太陽底下的Opera耀眼著,近看外觀,特別發現它的磚竟然不是只有白色,而是黃、白交叉著貼拼,而這個優點則是不管在哪個方向看Opera都是白色的,而且不會剌眼。

 

    我知道眼前的美景確定稍縱即逝。所以,大家都拼命地拍照。但是經驗告訴我: 多看它們一眼吧! 照片較容易取得,但這一刻的陽光、海鳥、徐風與天寬地廣,......能有幾時?

, , ,

熱愛旅行的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OSHIKI
  • <p>好詳細!</p>
    <p>我愛雪梨,不愛悉尼。</p>